中小企業與電腦人才

一家著名的本地會計軟體公司,他的負責人靠訴我好幾次,軟件工程師難求,已經是好多年來的事了,而且看起來好像也沒有好轉的迹像。兩週前,台灣網絡教父詹宏志先生指出,台灣未來5年仍需約二十萬電子商務的人才。

隨著電腦和手機的普及,消費者的購物行為都轉入了網絡,那麼原本中小企業的生意,都將轉成網絡生意,或有一大部份會轉成網絡。網站、App的需求忽然激增,但軟件工程師以及電子商務的人才供應顯然沒有增加。

前幾年我常告訴客戶:「如果沒有公司的網頁,那等於你的公司不存在於這世界上!因為沒人找得到」。到了今天,再也不必多費口舌勸大家上網銷售,因為不上網銷售,等於放棄了機會。

新聞經常報導中國的電子商務,都是以億為單位的數額,再看看台灣也有很成熟的電子商務,國際如亞瑪遜大家也都知曉。但是輪到我們自己上陣,許多商家都面臨找不到人才的情況,或是投入在IT(資訊工藝)或電子商務的方式都很有保留,而態度保留也說明了對電子商務還半信半疑,也有對IT人才的質疑。 Continue Reading

公共行政效率再提升

幾個月前到某個政府單位,發現停車場和建築都很大,剛巧當天車子不多能就近停車,預見排隊的人數應該也不會太多。到政府的單位辦事,我們習慣了預算花費不少的時間在排隊,多少年來不曾改變,如果哪天能夠快速辦理,只能說是幸運,但不能擔保未來都會那麼的省時省事。

當時在想這麼大的建築,偌大的空間,一大塊的停車空地,算得上是一種浪費。行政單位理應在效率上下功夫,讓流程更便捷有效,而不是建設那麼大的建築和停車位,畢竟沒有多少是人想在這些地方消耗的。如果把原本花在土地和建築的花費,投入到電腦系統上,而能更善用土地,豈不更好。有了系統的幫助,也能隨意將服務擴散到各城鎮的商業中心,讓人民更能享受到公共行政服務的便利,而不是讓所有人開車去擁堵在一個集中點。

或許那些建築都算是舊時代的思維了,隨著電腦網路的出現,政府單位應該跟上步伐,讓大家都受益於現代科技的應用。政府已有許多部門都電腦化和網路化,隨著科技的新一波變化,仍有太多事項可以再做改善,有心去做出改進,必能發現可以派上用場的新科技和新工具,這些科技可能又好又便宜。 Continue Reading

焚燒iPad給死去的家人

  隨著科技的進步,地下的人也享受著現代科技。以下是星洲日報今天的新聞

  今年的清明節,我燒到最特別的東西,就是地府護照,還印有Passport的英文字眼,心想地底下還有國與國關係,還有海關。有時候賣的人是「搞搞新意思」,買的人也自娛一番。

  這件事情之後,以後不知還有誰敢再燒高科技産品下去。

  其它文章:正式推出地府版iPhone,閻羅王也用iPad app生死簿

Astro、小太陽、歡喜台

  Astro是馬來西亞最普及的收費電視台,雖然之前成功集團(Berjaya Group)曾推出MiTV,但最後也草草收場。可是商業競爭,許多時候並不一定來自同行。

  在中學時候,約二十年前,學校裡還有一種機器,叫「幻燈機」,現在說出來年輕一代聽了會不知所云。這東西後來就被電腦的放映機(Projector)取代,「幻燈片」則被powerpoint取代。

  電腦,尤其是網絡的出現,消滅了很多行業。製作字典的,現在只能進攻中小學校市場,其它的都被wikipedia、手機apps所霸佔。製作地圖集的出版社,也被Google Maps,手機地圖或GPS所打擊,做得好的只能賣地圖給IT大公司。報章、雜誌也岌岌可危,被網絡打得非常慘痛。昨晚與一朋友聊天,他才說起,他已經兩星期沒買本地報紙了。

  今年裡,美國的Borders書店倒閉,上星期中國最大的民營書店-光合作用也倒閉了。傳統書已經到了關鍵時刻。 Continue Reading

正式推出地府版iPhone,閻羅王也用iPad app生死簿

  看標題,可以知道以前的陰間版iPhone都是山寨的,這次來真的了。

  檳城有一個比蘋果教主更厲害的教主,說蘋果教主託夢給他,授權他代理地府版iPhone,而且還是總代理。

  未來閻羅王也會用iPad來查生死簿(以前被孫悟空亂劃的那本)。

  看來過不久,就可以配合3G配套,人間地府直接FaceTime了。

  人家美國和台灣在搞「高科技」,我們沒有高科技,所以就搞「超科技」,很有前途。

iphone malaysia

apple malaysia
Continue Reading

華團網站如何做?

供稿:李偉康

照片來源-隆雪華堂

前言: 華團-華社團体的簡稱,也是馬來西亞獨有的社會產物。據悉華團,華文報和華小是馬來西亞華人社會的三大支柱。馬來西亞的華團組織包括地緣性(例:福建公會,會寧公會,廣東會館等),血緣性(陳氏書院,朱氏聯合會等),業緣性,學緣性,慈善團體,聯誼性團體,體育團體,宗教性團體等等。据統計,全國的華團已經超過了5千多個。

許多華團在成立初期以“守望相助”為基本原則,當初南來得先輩們因爲人生地不熟,華團在當時可説是唯一可供同宗同文的先輩能依靠的團體。華團的社會功能如今已經隨著 時代的巨輪而發生了轉變,“華團現代化”這個名詞也在華研和行動方略的推動下逐漸的產生影響。在華團現代化的標準中提升“資訊傳播”可說是非常重要的一環, 而設立網站又可説是在這個年代視爲現代化的最基本的元素。

要如何才能做一個設計好一個華團的網站呢? 以下就和大家分享筆者的心得和經驗。 Continue Reading

中年男陪老婆購物的良伴

  我們在購物商場,經常會看到一些中年男士霸佔著休閑椅,有時累了想要去坐一坐,但他們根本沒有離開的蹟像。其實有許多中年男都是讓老婆和家人去購物,他祇不過是一個提袋和接送的司機,所以就呆在那裡候命。

  說實在的,逛街購物對大多數男人來說,是有一定的難度。像我這樣,想買甚麼東西,想清楚後到達商店,最多十五分鐘搞定走人,沒有所謂購物三小時或血拚六小時這回事。所以,其實我也是霸佔休閑椅的人。要不然是老婆去購物,我找一間書局看書,或躲在餐廰裡等。

  剛才見朋友在MSN線上,想約他吃午飯,他說不行,因為正在逛購物商場,我問怎有時間邊走邊按手機,還與我閒聊那麼久?原來他在某當奴裡喝飲料打發時間,他老婆大人去瞎拚。

  那何不躱在家裡?他說結婚久了,躲在家裡夫妻也只是互瞪眼,分外眼紅,還是出來逛逛。女人去購買時尚覺得自己會年輕十歲,男人看其他美女也覺得自己年輕十歲,皆大歡喜。 Continue Reading

傳統記事本的沒落

personal organizer  常聽人回想當年,說以前的農曆年,大約提早約二個月,就很有新年氣氛。所謂的新年氣氛是指坊間開始銷售年貨,播放新年歌曲。然後他們會說,現在的新年氣氛愈來愈淡薄。

  除了上述的變化,以前在洋曆新年時,都會有許多公司印刷精美的日歷和記事本來派給同事和顧客,算是答謝他們過去的支持。但最近每年都聽到人說:「記事本越來越少」,「以前多到一個人收到好幾本,現在連自己都沒收到!」。

  確實,我收到的實體記事本已經每年逐漸減少,到今年真的一本也沒有人送。(通常會有一本保險代理員送的,可能遲了!)。跟記事本有著相同命運的,是掛式的日曆,也是愈來愈稀有,但年輕一代也不會想要這種東西,太麻煩了,還要每天去撕一張。 Continue Reading

失去相片的一代

  個案一:
  同事在家裡裝了一台具有raid硬碟的服務器,心想可以更安全的保護資料。昨天忽然告訴我說,其實這種保護還是不全面,只要家裡進賊,整台電腦被偷走,也就甚麼都沒有了。

  **其實我之前也想弄一台raid的服務器在家裡,因為移動硬碟也不是一個方案,有接有備份,沒接沒備份,時接時不接就造成不懂哪些已備份,哪些未備份,同時衍生出很多相同的文件出來,過後還需要花時間去清除相同的文件。

  個案二:
  我的另一同事,因為覺得相片都藏在電腦裡,幾時要沖洗都可以,所以就一直沒洗,這是人的惰性。有一次公司在外有電腦展,因為他手提電腦很輕便,就帶去做展示用途,就被人混水摸魚。

  裡面收藏著他女兒出世至六歲的照片,一去不回頭。他說雖然Sony Viao的Notebook算很貴,可是他願意花馬幣兩萬只買回照片,但這是後話,弄不見了再說甚麼也沒用。

  個案三:
  某個風平浪靜的夜晚,電話鈴聲響起,朋友從電話裡頭傳來急促的說話。雖然我沒有在3G電話看見他的模樣,他形容自己冷汗直冒。 Continue Reading

馬機、賭博機、鏟泥機

  很多年來,我們都能從報紙看見這類新聞,內容是政府單位或地方政府出動壓土機、神手來催毀馬機、賭博機、光碟。在馬來西亞,許多「機場」都是不合法的,賭博類型基本上都是非法的,電動遊戲機中心也太多數是無牌營。有一些網咖則是包含賭場形式。

  針對電動遊戲的牌照不予頒發,是因為這種生意只有依賴學生,而它的吸引力大過學校幾百倍。至於網吧,許多市議會都限制學生不得進入。我還曾經見過早上校長和老師到網吧裡抓逃學威龍。

  在十多年前,許多的遊戲機和賭博機都是台式的,一台只有一種功能,因此能夠以鏟泥機銷毀來見報曝光。有時報章上看到的,是壓土機輾壞那些盜版光碟。

  可是到了今天還沒有改變,地方正府為了讓大家知道他們還有勤勞取縍,三不五時還演出這種戲碼。但是這年頭銷毀的是電腦,電腦的功能是視安裝的軟件功能而定,所以銷毀電腦這種活動己經沒有意義。

  電腦可以安裝賭博軟件,當然也可以卸載(Uninstall),不必毀掉整台電腦硬體,更何況很多地下活動連軟件也不必裝,只要上特定的網站就可以了,所以電腦是可以再重新應用。

  如果他們真的去銷毀電腦,那是表演慾太強,尚可使用的東西被銷毀,極度不環保。不過我們也知道他們也不至於無知到這個地步,他們只是去找一些原本就不能用的舊電腦來上一上鏡而已。但是這種戲,對許多人來說已經毫無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