報紙在網絡年代的挑戰

《三國演義》的開頭語,「話說天下大勢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」,是要說「合」了400年的漢王朝,又要轉入「分」的局面,先到諸侯割據,再演變成三國鼎立的局面。

我自小養成每天必翻的報紙,就是「合」的產品,它包含了各類的主要訊息,從國際新聞、地方新聞、商業、教育、科技、徵聘及分類廣告、彩票成績到訃聞。但是我本身已三年不再閱讀報紙了,而我觀察到更多的年輕世代也沒有養成這個習慣或放棄這行為。

網絡新聞比報紙優勝之處,一是即時性,當讀者「提早」在電腦或手機上知道更多新聞後,他們就不願意在第二天閱讀那份提供舊聞的報紙,更何況他們必需付費。再來是網絡新聞不受版面與截稿時間的限制,內容可以有更深入更多視角的報導以及評論和相關連接。

三是社群功能,報紙是單向性,而網絡新聞可以附上不同讀者的留言和觀點,讀者能參與發表自己的意見,以及快速分享給好友。四是內容的選擇性,其實大部讀者都只閱讀自己關注的內容,如果你沒興趣閱讀娛樂新聞,傳統報社並無法因此而提供你的更多國際新聞的報紙,這點在網絡新聞確只是簡單的個人徧好設置就能解決,讀者可以輕易的觀注自已興趣的新聞。

五是的功能性,如分類廣告、求職招聘、彩票成績和訃告之類,基本上已被各別的網站,手機程式(App)所解決。當原本想購買一份報紙來查詢彩票成績、求職或是找尋廣告的讀者,現在都能找到不必付費的相應網絡服務。原本必須以肉眼逐個查找職缺的方式,被電腦快速搜索取代,舊有的查找方式已被年輕一代摒棄。

以上幾點,都是以廣告為生的傳統報社必須面對的挑戰,原本綜合多樣性在一起的報紙,已分散成多種不同的服務。而新一代網絡服務的挑戰者眾多,工能性方面,在馬來西亞名列前茅的mudah.my就是分類廣告的龍頭老大,求職網站也有jobstreet.com.my等等,而手機App的彩票成績也有不少。應用這類服務的年輕人,並不會因為家裡有一份報紙,就養成閱報的習慣,他們最多只知道有這份報紙的存在,必要時他們仍以網絡的方式求職。

顯而易見,報紙讀者人數近乎不可能提升,廣告主也會因讀者群下降紛紛轉投網絡廣告。而網絡廣告裡的競爭者,又上升到國際的級別,商家會選擇投遞廣告的兩大主要平台會是Google 和 Facebook。

以往報社招廣告,只需告訴商家報紙的發行或讀者數目,但有多少讀者看到那則廣告,就難有確實的數據。而網站的廣告形式會告訴你廣告呈現的次數,被點擊的次數。更強大之處是能針對不同年齡層、語言、性別進行廣告投放,讓你花的廣告瞄向更精準的對像,相對節省廣告開支。

至於最基本的新聞發佈,己有無數的免費網站,代價是新聞內容的周圍都是廣告,而工具更多不勝數,像Flipboard、Google Play Newsstand,讓你隨時隨地都能翻閱新聞。不付費看新聞,但同時看到周圍的廣告,已是讀者可以接受的行為,反正原來的報紙裡頭也有不少廣告。

目前,我依然每天早上定時閱讀新聞,國際新聞靠手機和平板程式,至於國內新聞,就間接通過朋友在Facebook上的分享獲取,所以重大的新聞,仍然不會遺漏。

幾乎所有本地報紙都架假官方網站,如果需要維持原來報紙的影嚮力,其實仍有不少的機會。原因是許多的服務空檔,還沒得到滿足,尤其是手機程式(App)方面。以馬來西亞的多語言、多種族、多文化的社會,舉分類廣告為例,似乎中文版或其它語言的分類廣告也會是一個機會。

地方版的公共服務相關的訊息,也能夠由一個平台來解決,雖然它更應該由政府來做,交通、衛生、公共設備等問題的上載、交流和討論,都可以由平台來帶動。我實在看不出報紙裡報導了無數次的垃圾、水溝、路況等問題在刊登後隔天就往舊報紙堆裡丟,還能發揮多大的討論和追究的空間。

幾年前我突發奇想,即使是訃告新聞,應該也可以有個平台,更廉宜的收費說不定能有更多的人願以支付,以更有效的通知親友,尤其在那親人離去時手忙腳亂的時刻。而結合社交媒體的「分享」或收取帛金也能線上進行,畢竟現代的社會,離鄉在外的人為數不少,靠報紙及時的「知道」親友離去是有難度的。

一天一次有始有終地看報紙的年代過去了,今天的人們隨時隨地都在查閱新聞,而且再也沒有「看完報紙」這種說法。我相信報紙和雜誌,將很快消失在我們面前,當我們看到社區的報攤漸漸少去,也就是一個時代的終結。新聞並沒有消失,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呈現在新一代人的面前,外加許許多多的網絡服務。

移動的年代,原本人們需要「廣而告之」的內容動本來就有增無減,手機程式的興起了另一個機會,看誰更快更準的去分一杯羹。它即是時代的挑戰,也是新舊業者,甚至外行人的的機遇。

Khai Suan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